曾德明 【中国】积极因素撑经济增长

近期市场消息继续呈现好坏参半的格局,如中国公布第三季经济数据,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速进一步放缓至6%;同时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在9月按年下降3.2%,跌幅超出市场预期。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摩擦都是背后的因素。

但从好的方面看,中美贸易磋商取得积极进展,两国有望于11月签署阶段性贸易协议。虽然我们仍然预期两国在年内达成全面贸易协议的可能性较低,但阶段性贸易协议可在一定程度上纾缓市场情绪,有助于缓冲经济下行趋势。

内需成未来拉动关键

事实上,GDP增速在6%水平,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仍然突出,尤其在全球经济放缓、贸易壁垒加大的格局下,需求疲弱续打击外向型经济体。但值得留意的是,中国拥有约4亿庞大中产收入群体,可令中国减少对外贸经济的依赖,而令经济增长得以延续。

内需市场将成为中国经济未来维持中高增速的关键,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看,服务业增加值在今年前3季度的增长速度为7%,高于前3季度整体GDP的6.2%增速,对经济增长形成拉动作用。同时,前3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保持在60%以上,超过资本形成和净出口,成为对GDP的最大驱动因素。这些数据显示,儘管外部经济环境不理想,中国仍可透过内需拉动经济增长于合理区间。

货币政策仍保留空间

同时,中国仍然有足够的政策空间刺激经济增长,如以货币政策看,中国目前尚未跟随美国联储局及其他多国央行的步伐调低基準利率。世界主要经济体如欧洲和日本已进入负利率时代,美国减息行动也势将继续。超低利率环境令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愈来愈低,相反,中国的利率水平仍处于合理水平,为未来使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保留空间。

财政政策方面,中国过往数年的「去槓桿」政策令非金融部门的贷款率得到控制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10月的测算,中国今年的政府债务约佔GDP总量的55.6%,较美国的106.2%为低。这也可反映在必要时,中国政府可提升槓桿空间,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。

股市估值低历史水平

另一点让我们对中国保持乐观的原因是,中国正加大力度向外资开放,在国际指数供应商提高中国股债权重的措施下,中国也在不断放宽外资的投资渠道,如中国国家外滙管理局宣布取消合资格境外机构投资者(QFII)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(RQFII)的投资额度限制就是一例。

从股市看,中国除了维持经济增长势头,估值亦不贵。截至9月30日,沪深300指数的未来12个月预测市盈率为12.7倍,低于历史均值的13.9倍。